恶女阿楚什么时候夫妻感情最脆弱???-女人相约夜听

 
什么时候夫妻感情最脆弱???-女人相约夜听


总裁的搬运小工
这一秒,杜纯纯觉得多年来她那‘山重水复疑无路’的暗恋,总算是‘柳暗花明又一村’了。
天空很蓝,阳光很灿烂。
一身正装,俏丽短发的杜纯纯,正站在乐天集团的大厦外面。
她仰着头,眯着眼睛,打量着即将要开始上班的地方,心情指数,顿时呈直线飙升,HIGH到了极点。
“哈哈哈……陆子渊,我说过你逃不出我手心的,乖乖等着被我拿下吧。”杜纯纯缓缓地握紧拳头,阳光下做了个超人一飞冲天的姿势,对着太阳龇牙咧嘴,抖着肩膀阴笑着。
为了接近陆子渊,那个在她心里犹如神一般存在的完美男人,杜纯纯不惜使出多年不用的吃奶劲儿啃书……
直啃得上火流鼻血,又经过五次三番的笔试,面试,她好不容易才应聘进了这非名牌大学高材生不要的乐天集团,成为一颗光荣的小小螺丝钉。
所有流过的鼻血,在杜纯纯看来,在即将接近梦中情人那一刻都是万分值得的。
一想着陆子渊刚刚才给过她电话,无限温柔地说中午一起吃饭为她庆祝入职,她的心就像落进蜜糖罐子里打了个滚一样,全是甜的。
时间不早了,杜纯纯按捺着甜丝丝的心脏,准备迈步进公司时,身后一道低沉的,略带不耐烦,蕴含着让人不敢反抗的威严声音,意外地传到了她耳朵里。
“你,过来。”
呃?
杜纯纯扭动脖子,左右看了看。
这会儿近前也没有其他人,难道说是在叫她么?还是这要与陆子渊朝夕相处了,她兴奋得大白天都出现幻觉了?
她不过只犹豫了几秒,身后的人显然很没有耐性,提高音量又叫了一声:“过来!”
杜纯纯身体抖了一下,没转身,只是偏过头去,吃惊地道:“请问,你是在叫我吗?”
她身后的男人,身材高大颀长,一套笔挺的黑色西装,将他的身型衬托的无懈可击。说实话,世面见得少的杜纯纯,可从没见过将西装穿得这么完美的男人。
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的是,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着一种天生的威严和压迫感,也是她最害怕最腿软的那一种气质。
五官俊美是俊美,只不过冷峻倨傲的气息多了些,紧锁着眉头显得过于严肃了些,而且那眼神太锐利,利得像能刺透人的心底。
英俊的男人没理会杜纯纯的白痴问题,只是扫了一眼自己身边的行李箱,不耐烦地示意她:“东西,全拿进来。”
这是命令的语气,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,他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指挥着初次见面的杜纯纯,把她当小女佣使唤。
说完,那道挺拔的身影,就在杜纯纯目瞪口呆愣中,径直向前走去。
先生,貌似我们并不认识哎?杜纯纯就只来得及在心里暗道一声。
什么跟什么嘛!
她今天才第一天来上班,公司大门还没摸进去呢,就歹命地开始被人剥削了。
难道她天生就是一幅奴.颜媚.骨,让人见了就想驱使她么?!
杜纯纯微火,皱眉打量前面的男人,暗思:这陌生人到底是谁啊?
见他龙行虎步地走进公司,她估摸着应该是公司里的人,瞧他那高高在上,不可一世的强大气场,应该不是一般的员工。
杜纯纯这初来乍到的,还没弄清情况呢,不敢得罪人,只得忍住。
她连忙拉上行李箱,提着公事包追了上去,想着问问清楚对方身份,再做打算。
“总裁好……”
大厅里面,员工们此起彼伏的问好声,清晰地传近了杜纯纯的耳朵里。
追上来的她当时就一个激灵,赶紧闭嘴,将即将问出口的话吞了下去谢贤年轻照片,却不小心咬到了舌头,痛得她直皱眉,眼泪汪汪地低下头。
总,总裁!
乐天集团的总裁,外加乐天集团的首席执行官——叶凌天。
欧卖嘎!
杜纯纯的脑子里响起一串噼里啪啦的电脑打字声后,这条信息就跟弹出窗口一样,‘蹦’地跳了出来。
居然是大BOSS哎!
离她这种小平民多么遥远的神话人物啊!
顿时,杜纯纯就以瞻仰的姿态望着高大叶凌天,肃然起敬了。
好在刚刚她的态度还算恭敬,没有得罪公司最大的这尊神,要不以后还怎么混下去呀。
杜纯纯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面对强势的时候,跟中毒似的忍不住狗腿。
所以当时地她就乖乖地拖着行李箱,心甘情愿地充当着叶大总裁的临时搬运小工。
公司里的员工们,看到总裁叶凌天的身后,跟着一个身材娇小,长相俏丽的陌生女人,不由集体疑惑了。
众所周知,总裁一向不喜欢和人亲近,连他家里都只请钟点工,没请过保姆,更是从来没有带过不相干的女人来公司。
现在,跟着他的这女人到底是谁啊?
叶凌天一语不发地走进电梯,杜纯纯本来准备在这里将行李交给他的,可是在他的眼神胁迫之下,踌躇几秒,她话没说出口就吓得跟着挪了进去。
电梯门一关,原本安静的员工们才伸长了脖子,开始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,相互打听杜纯纯这个陌生女人,到底是那号人物。
“那女人是谁啊?”
“从来没见过哎,应该不是公司里的人吧,居然敢跟在总裁的身边……”
“咦?我想起来了,那天面试的时候见过,好像是今天要来报道的新员工……”
“呵,这女人第一天上班,门都没进,就使手段搭上咱们总裁,看来关总监这次的对手,很是强劲啊,有好戏看了……”
“你小声点,给姓关那个恶毒变态的女人听到,小心吃不了兜回家啃……”
“我又没说错,关凝关总监一向以未来总裁夫人的身份自居,对咱总裁志在必得的心思,连公司里打扫清洁的阿姨都知道……”
大家正八卦着呢,就见总裁办公室那新来小秘书阿莱,急急忙忙地从电梯里冲了出来,问道:“总裁呢?”
“不是已经上去了么?”有人回她。
……
我对总裁可没兴趣
大家正八卦着呢,就见总裁办那新来小秘书阿莱,急急忙忙地从电梯里冲了出来,问道:“总裁呢?”
“不是已经上去了么?”有人回她。
“完了!”阿莱惨呼了一声,飞一般地杀回了电梯。
刚刚头儿叫她下来接总裁的,结果总裁的车不知为什么却早到了,害她时间估计错了,迟了一步下来。
这还是她进公司后,与出差回来的总裁第一次照面呢,竟然表现得这么差,可不算完了嘛。
……
出了电梯,杜纯纯拖着行李箱恭恭敬敬地跟在叶凌天的身后。
她边走边安慰着自己,拿人手软,吃人嘴短,为大老板做点事,也没什么,毕竟以后就是拿人家工资的了。
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顶楼的办公区,所有正在工作的人员,都用吃惊的眼睛盯着叶凌天身后的陌生人——杜纯纯。
特助Tina走到叶凌天的身边,礼貌地微笑道:“总裁,按你的要求,已经通知各部门,会议会推迟一小时。”
“嗯。”叶凌天淡淡地应了一声,幽深的眸子平静无波。
Tina疑惑地看了杜纯纯一眼,心想着怎么是不认识的人拎着总裁的行李上来的呢?阿莱那丫头跑去哪里了?
她不由笑问叶凌天::“总裁,请问,没有见到下来接您的人吗?”
叶凌天扫了一眼身后毕恭毕敬,低眉顺眼的杜纯纯,道:“不是她么?”
这时候,恰巧一脸惶恐的阿莱从电梯里跑出来了,一看到叶凌天,连忙冲进来道歉:“总裁,没有接到你,真是非常抱歉。”
杜纯纯一直疑惑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被抓去当搬运小工了,一听这话算是彻底明白了。
原来,这位总裁大人是把她当成下去接他的小秘书了,所以才会随意命令她的。
“你是谁?”叶凌天回头看着杜纯纯狮王休玛,眼神极冷,极不爽的样子。
那表情像是要一口吞了她,又嫌弃她味道不好似的,吓得她不由又抖了一下。
“报告总裁,我是宣传部新近员工杜纯纯,今天来报道的。”杜纯纯站直了身体,眼睛亮晶晶,倍儿精神,力图在总裁大人面前留个好印象。
“刚刚为什么不说?!”叶凌天扔下这句话,就傲慢地抬腿走人了。
呃……
这话打击得杜纯纯瞬间就焉巴了。
一看总裁大人不屑的眼睛,自认冰雪聪明的她,就知道总裁大人把她的毕恭毕敬当成了无事献殷勤的狗腿了呀。
可是,明明是他大总裁搞错在先的,怎么她这小员工被他使唤完了,还无情地被他给嫌弃了呢?!
万恶的资本家!
第一会合的遭遇,杜纯纯付出气歪了嘴的代价,知道了阴阳怪气的叶大总裁赢辛,绝对不是个会讲理的野蛮人。
Tina见杜纯纯脸色不好看,只得笑道:“多谢杜小姐帮忙。不过现在已经上班了,你是不是错过了报道的时间?”
“啊!惨了!”杜纯纯大叫了一声,扔下手上的东西,转身就飞奔进了电梯,一边诅咒叶凌天害她迟到了。
……
这第一天报道,因为叶凌天而迟到的杜纯纯,自然没在上司那儿落下好印象。
倒是刚刚在大厅里看到她被叶凌天‘奴役’的同事古悦,一问之下知道事情来龙去脉后俞流江,对她显得特别的热情。
整个上午,古悦都带着杜纯纯熟悉工作,到了中午又主动领着她到餐厅用餐。
古悦一边走,一边八卦道:“你是新来的,还不知道。咱总裁是出了名的又冷又酷,难以亲近。
可是现在的女人偏偏就喜欢这种冷调调的,越是硬骨头,越多人想去啃。告诉你,这公司里有一多半的女人都是想拿下他的。”
“那另一半呢?”杜纯纯也喜欢上了活泼好动的古悦,年纪相仿的两人不由聊开了。借由着她,杜纯纯才了解了公司的情况。
“另外一半呢,一部分是想拿下穆副总的,要不是因为穆晨太花心,相信崇拜他的女人会更加多的;另一部分,自然是觊觎着陆副总的,陆子渊亲切随和,稳重又有男人味,正是好老公人选……
这三位在公司,可是呈三足鼎立之势呀……”古悦一脸神往,对于陆子渊的称赞部分,杜纯纯用两眼的小桃心,深表赞同。
“不过,我劝你最好不要对总裁报任何希望。”古悦压低声音提醒道,显然是误会杜纯纯眼中的小桃心是为叶凌天而闪的。
“呃?”杜纯纯傻了。
她怎么会对那种高高在上,随便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冻成冰渣子,还蛮不讲理的人报有一点幻想呢?!那完全不是她的菜啦。
要说有幻想律师凶猛,那也是对又亲切又稳重,又有男人味的陆子渊有幻想嘛。
“告诉你,关总监可是时时刻刻盯着总裁的身边,但凡出现点花花草草的,她就毫不犹豫地斩草除根。那冷美人手段可狠着呢!”古悦最后做了一个‘咔嚓’的动作,吓得杜纯纯脖子向后一缩。
冷美人配冷总裁,还真是绝配啊!杜纯纯歹毒地诅咒他们最好生出一个阴郁变态的宝宝来,折磨回他们。
嘿嘿嘿……
看着杜纯纯在奸笑,古悦惊道:“你难道想和关总监硬拼一回,抢总裁么?”
“啊?”杜纯纯差点给吓得没反应过来:“我可没这胆子。”
“那你还是有心想要俘获总裁了?”古悦对自己的误会坚持到底。
“我也没这份心。”杜纯纯想了想叶凌天的样子,不由浑身又颤抖了一下,道:“我一向怕冷,连冬天都不喜欢,怎么可能对那座冰山有兴趣呢?!”
犹自摇头晃脑的纯纯根本没注意到,此时在她的身后正有一个人,面部轮廓精致,鼻梁挺直,听到她的感叹后,嘴角扯动了一下,冰冷的视线‘咻’地集中在了她身上。
他旁边还有一个男人,五官棱角分明,眼睛透露着不羁的野性,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。
此时这个人正笑得幸灾乐祸,压低声音道:“今天这班真没白上,居然听到这么有趣的话。我说冰山总裁,这位扬言对你没兴趣的女人是谁?新来的么?能有这翻见地的女人,我可得好好和她认识一下。”
叶凌天没有说话,寒着一张脸,不紧不忙地跟在两个还浑然不觉危险,继续八卦着的女人身后。
……
无意说坏话,当场被抓包
叶凌天没有说话,寒着一张脸,不紧不忙地跟在那个还浑然不觉危险,继续八卦着的女人身后。
周围的人看到总裁大人,竟然如此难得地驾临餐厅,喧闹渐渐地停止了……
唯独那两个头挨着挨头,聊得正欢的女人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“我怎么觉得后脑勺凉嗖嗖的呢?悦悦。”杜纯纯觉得一股寒意穿透她的后背,不由缩了缩脖子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“可能是冷气开得太大,你刚来公司还不适应吧。”古悦很有见地解释道。
“是吗?”这时,一道声音不轻不重地从她们后面传来,含着笑声谭君子,也含着寒意。
杜纯纯惊了一下,不由回头一看,顿时眼睛就直了——不是因为某个野性的俊男,而是因为俊男旁边的那个冰冷严酷的男人。
这下杜纯纯不只是手脚哆嗦了,连嘴唇都哆嗦起来:“总,总裁……”
杜纯纯心里‘咯噔’一声,某个地方迅速塌陷,缺失了一大块。
糟糕!
叶凌天刚刚在身后,肯定是听到她说他是‘冰山’之类的坏话了,这工作才做半天呢,难道就要夭折了么?
叶凌天不带表情地扫了杜纯纯一眼,傲慢地向前走去,什么也没有说。
可只刚刚那一眼,杜纯纯就觉得自己被扔到到了南极,瑟瑟发抖了。
此时,她的大脑中正勾勒出自己被冻成冰柱,再噼里啪啦被敲碎成一堆的残像……
而在她旁边,叶凌天正阴着张脸,举着大锤,“桀桀”地冲她阴笑着……
杜纯纯苦着一张俏脸,叹息之间,没料到眼前一黑,一张脸极快地向她压来。
吓得她‘啊’了一声,不由向后退去。
拉开一段距离,杜纯纯这才看清,望着她的是一张带着兴味儿的脸,很野性英俊的那种,与叶凌天那种冷酷的俊美,是两个极端。
“新来的?叫什么名字?”穆晨看她傻傻地盯着自己,笑问道。
“杜纯纯。”一边的古悦见她哆哆嗦嗦答不上来,索性帮她说了。
“纯纯……”穆晨摸着下巴,笑得意味不明:“一起共进午餐怎么样?”
张大嘴巴的杜纯纯惊得一下子就闭上了,差点一口咬到了舌头。
虾米?这,这公司里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啊?
如果杜纯纯没看错的话,刚刚这男人边说话,居然边在向她放电哎谭什成。
有没有搞错!就这么众目睽睽,竟然就调起情来!还有没有羞.耻之心?!
“对不起,她已经有约了。”好在这时,恶女阿楚一个挺拔的男人走了过来,将杜纯纯不着痕迹地与穆晨隔开了。
又亲切又稳重又有男人味,这不是杜纯纯心心念念的陆子渊,还能是谁?!
全心享受着被人保护的感觉,一向思考事情不能同时思考两件的杜纯纯,竟然把刚刚得罪总裁的事情,暂时给抛诸脑后了。
“你们认识?”穆晨的眼神在杜纯纯与陆子渊身上来回扫。
陆子渊也没理会他,直接转身对杜纯纯道:“不好意思,中午太忙,只能在公司餐厅将就,晚上再请你吃大餐。”
杜纯纯点了点头。她能不说好吗?!
关键不是吃什么的问题,而是她有两次和陆子渊相处的机会呀,她赚到了。
“一起吧。”穆晨特别不识相,一把将古悦推到杜纯纯面前:“而且,你总不能把新交的朋友扔下吧。”
“穆副总,请把手从我身上拿开!”古悦咬牙切齿地道,很不爽。
杜纯纯恍然大悟。原来这位就是传说中风流成性,专喜欢啃窝边草的那位穆副总呀。
看来,以后可得躲他远一点。
看穆晨接下来的表现,杜纯纯肯定这位穆副总是属猪的,根本就不怕开水烫。
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,厚着脸皮跟着他们坐到了一起。
古悦凑近了杜纯纯,小声道:“纯纯,你火了韩先楚简历!”
杜纯纯一时没有明白过来她是什么意思,可是在古悦的示意之下,当她看清四面八方射过来的眼刀时,顿时就明白了。
早上她与总裁叶凌天搅到一起,被大家看到;现在又在众目睽睽之下,与公司两位副总坐到了同一张餐桌之上就餐……
三位重量级的人物都与她这个小员工扯上了关系,杜纯纯知道这样一来,她这豆丁,在公司里不想火都难啊。
她命运的天平,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开始倾斜了。
陆子渊看她皱眉,不由关切地问道:“纯纯,菜不合你胃口?”
“不是,不是。”她忙笑道:“和师兄你在一起,吃什么都合胃口稻叶千秋。”
说完后,古悦意味深长地冲她笑了。
杜纯纯这才反应过来,这话一说,自己的心思可就昭然若揭了,不由大窘,红了脸别过头去,暗暗懊恼。
可不料,她转头正皱眉懊恼的时候,不远处的叶凌天竟然一眼扫到了她康保吧。
那目光落在她的脸上,凌厉无比。
……
纯纯一扑,众人傻眼
可不料,她转头正皱眉懊恼的时候,不远处的叶凌天竟然一眼扫到了她。那目光落在她的脸上,凌厉无比。
刹那间,杜纯纯有一种被他开肠破肚,一眼看透的感觉,那心就犹如寒风中水在枝头,瑟瑟颤抖的树叶,浑身都汗毛直立。
同时,叶凌天这一眼,让杜纯纯觉得这份工作愈加岌岌可危,重新担心起来了。
鬼使神差地,狗腿的她在叶凌天的眼神之下,竟然站了起来,隔着几个人距离梦精爱2,冲他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,只求总裁能大人大量,就忘记刚刚听到的坏话吧。
她这一鞠躬,把全餐厅的人都怔住了。
原来还有点声音的,这会儿静得跟坟场一样。所有的人都看着端坐的叶凌天,和毕恭毕敬正在鞠躬的杜纯纯,傻了。
这又是哪一出呀?
就在这时,那怔怔地站在叶凌天身后的员工,只顾傻着看戏,竟然没看到自己盘子里的汤盒,正颤颤巍巍向边上滑去。
杜纯纯目测了一下,那汤盒要是滑过去,再呈抛物线姿势飞出去后的着陆点,差不多就是端坐着的叶凌天的脑袋。
表现的机会到了!将功折过的时机出现了!拯救总裁的机会到了!
众目睽睽之下,杜纯纯眼睛一亮,猛地向叶凌天冲了过去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了他的怀里,伸手抱紧了叶大总裁的脑袋。
哗啦!哗啦!
砰砰砰!
两种声音先后响起,全场呆怔的员工们,吓得齐齐惊呼了起来。
杜纯纯一头都是油腻的汤,头发脏了,衣服湿了……
可是被她紧紧抱着头的叶凌天叶大总裁,却一滴汤也没有粘上,形象完好无损。
员工们齐齐惊呼,并不是因为杜纯纯这英勇的帮总裁挡汤水的行为值得赞扬,而是因为现在杜纯纯与总裁大人的姿势,实在是太过暧.昧了。
因为,杜纯纯是发现危情,正面急冲过来的……
所以,她现在是两腿跨.立在椅子两边,呈现出一种骑.坐状态,而承受她的,就是端坐着的叶凌天的腿。
而她紧紧护住的叶凌天的脑袋,就正好埋在了她的匈.前。
因为衣服很薄,叶凌天很容易就感觉到了唇。下的,那片柔。软触.感……
而僵立的杜纯纯,也几乎感觉到了他嘴.唇的温度,透过衣服传到了皮肤上……
“呀……”异.样的触.感,让从来没有与人如此亲.密过的杜纯纯叫了一声,小脸爆盘,瞬间就燃烧了起来似的,红透了。
紧张过了头,当她从叶凌天身.上,撤下来的时候,不免慌了神,不小心撞翻旁边的椅子倒了下去。
“纯纯,小心!”陆子渊的嘱咐显然迟了。
杜纯纯还是无可避免地倒了下去,不幸磕伤了小腿。
一股钻心的剧痛很快传来,疼得她皱眉咬唇,才没有呻.吟出声。
而离她最近的叶凌天,只是垂眸扫了她一眼,冷漠透了,并没有拉她一把的打算。
万恶的资本家,冷漠的吸血鬼!
要不是为了救他,她能弄成这样!
不过想到她也是怀有不良目的救他的,杜纯纯也不计较了。
“怎么样?慢点。”还是陆子渊赶了过来,将她从地上半搂半抱了起来。
一见她狼狈不堪,他想也没有想就把外套脱下来,替她细心地擦着头发上,身上的汤渍。
古悦拿着纸巾冲上来时,正见到叶凌天从椅子上站起来,傲慢地对杜纯纯扔下一句话:“半个小时后,来我办公室。”
总裁大人这句掷地有声的话,又将全场刚刚回魂的员工给怔住了。
这个,竟,竟然被总裁钦点,可以去总裁办公室?!尹惠熙
难道这初来乍到的小菜鸟,就凭这样龌.龊不堪的可耻手段,爬上一回总裁大人的腿,就搭上了总裁大人?!
悔啊!
当场很多人肠子都悔青了!
早知道总裁大人好这样低.俗的套路,她们早就可..耻地用上这手段了。
“啊?”张大嘴巴的杜纯纯,眨巴着眼睛看远去的叶凌天,彻底地糊涂了。
就算生气到要开除她这颗小小的螺丝钉,也用不着总裁大人亲自来说吧。
叫她去办公室?到底想干什么?
陆了渊替她擦拭的动作也不由一顿熊猫京京,过了几秒,才又恢复了动作。
而一直在一边看好戏的穆晨,则站起来跟在叶凌天的身边,边走边小声地嘀咕:“喂,刚才碰到了人家吧。
叶大总裁,你叫纯纯姑娘去你办公室埃提亚,是不是对人家小姑娘有什么想法?”
……
未完待续……
微信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继续阅读哦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