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庶怎么死的人能相遇,已是不易;心若相知,更要珍惜-忘情夜听陪你

 
人能相遇,已是不易;心若相知,更要珍惜-忘情夜听陪你
【点击上方蓝字「忘情夜听陪你」关注,听下一篇】

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
裝備的巨大差異使得這場戰鬥雖然慘烈,卻懸念不大,虎豹騎得悍勇不足以逆轉雙方之間的巨大裝備差異。 ?喀!? 一柄百煉鋼刀劈裂了一名虎騎胸口的鐵甲,砍入那虎騎的胸膛之中,骨肉碎裂王墨泉,鮮血噴舞。? 噗! ?那虎騎臨終拼死一刀狠狠地刺中一名白馬義從的胸膛,那名白馬義從只是身子微晃了一下,又反手一刀將那人的頭顱削飛,然後繼續提刀攻擊,跟上全軍攻擊的陣型。 整個戰場上只看到一片血肉橫飛,一匹匹無主的駿馬悲嘶著逃離戰陣。 嗷~ 一名虎豹騎中刀之後,奮不顧身的趁錯蹬之際一把抱住那名白馬義從的脖子,兩人同時滾落馬鞍,在地上打滾,身後數騎滾滾而過,兩人同時被踏為肉泥。 不過這樣的戰例並不多,即便是虎豹騎想拼死拉個墊背的,眾白馬義從大都做好準備,不等其靠近,便已揮起百煉鋼刀將對手劈成碎片。 噗~ 一名虎豹騎軍侯掠起鋼刀,一刀從一名白馬義從的咽喉處劃過,那名白馬義從立即喉頭噴著鮮血,臨死之前拼力將鋼刀擲向那名虎豹騎軍侯张礼义,卻被那人輕易躲過,這已是此人殺得第三個白馬義從了。 下一刻,他繼續驅馬向前,將目標鎖定身子最近前的一名白馬義從士卒,然而長刀剛剛掠起,他便覺得背後一痛,緊接著身子不由自主的騰空而起,緊接著他便發現自己的胸口多了一道槍刃,他驚恐的回過頭來钱吉成,臨死之前看到了文醜那滿臉的怒容,然後便陷入了無邊的黑暗。 文醜冷哼一聲,長槍一抖將那人的屍身摔落,繼續在人群之中尋找虎豹騎中武力超絕者擊殺。 虎豹騎統帥曹仁,這名曹家第一將,武力值88的武將看著自己麾下的這只陪伴多年、為曹家立下赫赫戰功的精騎一個個如稻草一般紛紛倒下,心中痛不欲生,大吼一聲,挺槍躍馬橫沖而來,殺入敵軍大陣。 就在此時,一人從斜刺裏殺出,擋在他的面前,赫然便是文醜。? 文醜緩緩擡起長槍,冷冷的望著奔馳而來的曹仁,冷聲笑道:“來者可是人稱‘虎癡’的曹仁曹子孝?”? 曹仁縱馬停在文醜面前,沈聲道:“正是在下,閣下莫非文醜乎?”? “正是。” “很好,看槍!”? 三十多斤的鋼槍挾著風雷之音。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,又快又狠的朝文醜劈來。康妇特栓? 當!? 文醜挺槍相迎,兩槍相交,文醜的身子只微微晃了一下,曹仁身子連連晃了三晃,胯下更是大宛馬連退了五六步庶女攻略番外 。? 一擊受挫,曹仁絲毫沒有半點怯意,手中槍法更是大開大合,如同狂風暴雨一般向文醜奔來,每一槍都是拼力的招式。 轉眼之間,數十合已過,曹仁的攻勢漸消,而文醜的槍法卻如江河流水,綿綿不絕拾忆 张翰。文醜不欲再拖延時間,陡然間槍上的勁力劇增。 瞬息間曹仁就感到壓力倍增,原本看似勢均力敵的戰鬥,迅速的向一邊倒發展。 幾招走過,文醜一聲低嘯,手中長槍化做一道彎月,挾著至猛無比的力道,橫掃而出。 那閃著幽光的槍鋒,仿佛一塊特殊的磁石冯天魁,將周圍的空氣都攏吸咐而去,以曹仁為中心,形成了一個奇異的渦流。 那巨大的吸力,將曹仁的身體牢牢包裹其中,令其避無可避。 曹仁心中大駭,心知這已是文醜至強的一槍,如此強悍的勁力,自己只怕難以抵擋。 想要閃避卻又不得,無奈之下,曹仁只能傾盡全力,鋼槍反擋而出。 吭~~ 兩槍相撞岐天路,巨響嗡鳴。 激射的氣流刮面如槍,那魚膠般的渦流四面八方的壓向曹仁,仿佛數不清的無形重錘,無情的錘擊著曹仁的每一寸肌膚。 巨力狂壓之下,曹仁嘴角已浸出一絲血跡,身形更是坐立不穩,斜向歪去白曼巴 。 破綻已出。 文醜嘴角掠過一絲冷笑,猿臂探出,手中大槍趁勢刺向對手。 已失了重心的曹仁,根本不及躲避抵擋,只能眼看著那明晃晃的槍鋒向著自己的腦袋刺來。 噗~ 槍刃自左邊刺入脖頸,穿透了骨肉,透頸而出,然而左右一削,曹仁那鬥大的頭顱便飛了出去,斷頸處,鮮血如同噴泉一般噴出了兩三尺高,然後緩緩的從馬背上栽倒了下來荣县一中。 曹家第一將曹子孝,就此斃命! 而此時,戰場上的激戰也逐漸進入尾聲。 ?隨著一聲聲慘叫龙蛇再起,場內的虎豹騎越來越少,逐漸被斬殺了一大半,而白馬義從卻是越戰越勇,傷亡不到百人,繼續在敵群之中任意碾壓,如同切菜一半砍殺著這只天下精騎。 隨著人數的減少,白馬義從的優勢愈發擴大,只見得虎豹騎一個個慘叫著栽倒於馬下,昔日躍馬中原、所向無敵的精騎,此刻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,滿地的碎屍,漫天的血雨。 此刻就連趙雲都看不下去了,高聲喊道:“繳械不殺!” “繳械不殺!” “繳械不殺!” 眾白馬義從也敬佩這些悍勇的敵軍,紛紛呼應。 然而,沒有一人扔下兵器投降,反而愈發歇斯底裏的拼死撲擊,眾白馬義從無奈,只得繼續提刀砍殺,否則一個不小心反而可能被其所害。 這一戰足足殺了一個多時辰,從下午殺到日落。 殘陽夕照,臧健和鮮紅的陽光照在遍地的鮮血和屍骨之上,閃爍出耀眼的光芒。 嚓~ 終於,最後一名悍勇的虎豹騎軍司馬,被趙雲一槍刺透胸膛彭菲茗,摔落於馬下,血流滿地。 趙雲和文醜並馬而立,四周,屍橫遍野,身後數千鐵騎昂然而立。 不遠處的河畔,一名少年身穿鎏金鎧甲,頭戴紫金束發冠艾迪希洛,腰懸寶劍,端坐在爪黃飛電神駒之上,靜靜的望著面前的這一切,神色漠然。 趙雲長槍一揮,萬蹄奔騰,數千鐵騎立即隨著趙雲和文醜蜂擁而上,將曹丕包圍了起來。 哈哈哈~ 曹丕望著四周如狼似虎的公孫軍將士,發出一陣慘烈的大笑,驀地從拔劍而出,橫在自己的咽喉處,高聲笑道:“告訴公孫白,今生我輸了,來生我必勝之!” 利刃劃過恋爱求证,人頭落地,鮮血噴舞,曹氏最後的王者就此殞命。 ************* 當趙雲將曹丕的遺言轉告給公孫白的時候王维琳,公孫白竟然不覺打了一個寒噤。 來生必勝之…… 難道老子下輩子又要做程序員,而曹丕就是那個變態的老板,逼自己天天加班,沒事還要扣自己的工資? 大戰落幕,公孫白終於在風雪來臨之前結束了關中之亂,躍馬揚鞭進入長安城。 這一天,不只是長安,整個關中的百姓都在歡欣鼓舞。 八百裏秦川,曾經撐起了一個橫掃**的大秦帝國,然而連續經過董卓之亂,李傕和郭汜之亂,再加上曹丕為了抵抗公孫白的橫征暴斂,使得關中變得極為殘破不堪,百姓極其需要一個穩定而親民的政權,進行生養休息,恢復農耕。 而公孫白很顯然是關中百姓夢寐以求的那個人。近十年來中原和北地在公孫白的治理之下日益富庶,尤其是棉花、土豆和紅薯的種植,再加上精良鐵器的推廣,使得百姓基本擺脫了饑寒,這些年來不少關中百姓逃往中原之地,被稱之為“闖關東”。如今關中之地落入公孫白之手,則意味著關中也將和中原各州一樣,迎來安定和繁榮,叫百姓又豈能不欣喜若狂郭元强。 長安城內的八萬守軍,在公孫軍入城的那一剎那,便大都放棄了抵抗。無論是關中軍還是青州軍宋培伦,心底裏並不排斥公孫白,只要公孫白不算舊賬就好。 八萬降卒,其中三萬多關中軍大都領了糧餉然後遣回原籍,只要五六千入伍多年的老兵才被編入公孫軍中,關中近十年來連續戰亂,的確需要人口來恢復農耕,公孫白一向實行精兵簡政的政策,如今兵力已然達到飽和狀態,自然不需要這麽多降卒。 至於余下四萬多青州軍,大都是要回歸故裏的,這些人十幾年沒回過故鄉了,此時戰事已了,思鄉之情極其濃烈,在公孫白的安排之下,將隨著前往中原運輸糧草輜重的軍馬,浩浩蕩蕩的奔赴關東而去。 很多人得知自己即將得到自由,可以回歸故裏之時,竟然激動欲狂,放聲大哭,嘴裏一個勁的叫著“魏公萬歲”。 數日之後,數萬早已整頓好行裝的青州軍,隨著那些馱運糧草而來的輜重營和糧車,離開長安,往東而去。 臨行之前,那些感激莫名的山東漢子們,齊刷刷的在長安東門,拜倒了一地,拜伏在公孫白的面前,叩謝公孫白的大恩大德刘凯威。 連續忙了幾天,在司馬懿、郭嘉等人的忙活下,包括新降的梁習和郭淮也前來幫忙徐庶怎么死的,長安城終於平靜了下來。 而由於曹氏徹底覆滅,梁習和郭淮兩人再也心無掛礙,終於死心塌地的跟隨了公孫白,令公孫白是喜上加喜。 就在一切逐漸穩定下來的時候,公孫白驀然想起一件事情,一件極其重要的事情,不覺一拍大腿。 臥槽,這麽重要的事情爱力优,特麽的居然差點忘記了